当前位置 :首页 > 搞笑段子 >

黑自己的自黑的段子

1、 对面一直空着的房子, 似乎有人搬进来了。 他忍不住想去看看, 常有人说他是属猫的,好奇心重。 好奇心重的他,看到对面的房门没有关紧, 想也没想就推开了, 惨白的灯光下, 小小的房间里,竟有几十个人, 男女老少,各种各样的人, 他们全都套着绳子,吊在天花板上, 门一开,他们齐齐把歪的不成样子的脑袋转向他, 向他微笑着,舌头伸得老长。 他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跑, 撞上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被他吓得不轻:“怎么了,你想干什么!” 他伸手指着那可怕的屋子:“那里面,全是死人!” 女子探头看了一眼,笑了:“什么死人,明明是挂起来的衣服。” 他胆战心惊地看了看, 确实,这屋子里明明都是吊在天花板上的衣服,自己为什么会看成死人,是不是太紧张了? 可是,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为什么,这里的衣服,全部都是寿衣呢?” 女子的脸色变了:“你这么好奇,不如自己进去看吧!” 他被猛地推进了屋子。

2、 小时候调皮,左手脱臼了,被禁足了,实在待不住就从窗户爬出去,结果又摔折了另一只手,两只手吊在脖子上,亲戚来看我,我爸说你看这孩子像不像螃蟹。

3、 昨晚独自在街上溜达,遇到一妖艳妹子摇摇晃晃喷着酒气过来搭讪:“大哥,让我见识下你身上最坚硬的家伙呗。”“没问题呀。”我立刻卸下假腿把她打死了。

4、 " 儿子希望父亲多给几元他一些零花钱。父亲觉得奇怪便问: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儿子:我计划日日进步。父亲笑了,觉得儿子长大了,于是就答应了儿子的要求。直到有一天一个女孩来找他儿子玩,其父问女孩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日进步……

"

5、 沈力匆匆忙忙的出门了,连袖子上的第二粒扣子都没来得急扣上。  他最近都在忙着拍摄一部恐怖片,今天导演约好了演员要在5点钟就到场。可现在已经5点半了。  沈力来到拍摄现场,却发现以往熟悉的摄影支架,以及道具师,化装师,导演,副导演…全都没有来。  莫非他们都跟我一样没起来?沈力这样想着。  看来不是,因为今天扮演女鬼的演员已经准备就绪了。  可能是为了拍摄场景的逼真,道具都隐藏起来了吧?  沈力走到演出的地方,导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了命令:“开机!”  听得出导演的语调跟平时不太一样,大概是因为自己起晚了生气了?沈力想。  “额……”  女演员缓缓的走了过来。  “阿丽,放弃你的怨念吧。回到你该回到的地方去,这里你不应该再留恋了!”  沈力按着台词演起来。  按照剧本,女鬼此时应该停住脚步,同时眼睛盯着沈力,嘴里说:“我放不下的,只有你啊~”  可是女演员似乎没有睡醒,还在继续往沈力靠近,这下沈力纳闷了。连忙喊停。  可导演却没有出声。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片场是不允许开手机的。  女演员停了下来,似乎在等他接电话。  沈力朝她和周围抱歉的笑了笑,打开了手机。上面是一条短信:沈力,今天因为摄像问题,取消早上5点的戏,请于下午3时到XX公寓排下一片段……  “我~放~不~下~的~只~有~你~啊!”“女演员”配合着。  沈力抬头迷茫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短信。  “啊~~~~”

6、 谁有我悲剧,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一个月只上10天班,工资六千左右。工作半年,存了一万多,把未来都规划好了,男朋友也要从外地过来了,结果,工作没了,公司以试用期考核不合格把我辞退了。快过年了,却失业了,感觉什么都没有了。

7、 “你摸过男生脸吗”“如来神掌”“你牵过男生的手吗”“掰手腕”“你挽过男生的胳膊吗”“过肩摔”“你摸过男生的头吗?“弹脑嘣“你和男人贴过额头吗?”“铁头功“那你跟男生干过偷偷摸摸的事情吗”“考试连作七科弊,那个提心吊胆哎呦卧槽!”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8、 杰租了个房子,因为里面死过一个护士,所以非常便宜。最近,总有个穿红衣服的女孩来敲门,杰以为是推销产品,所以不开门。一天,杰出门时,遇到房东说:这几天总有个红衣服姑娘来敲门,我知道肯定不是鬼,听说护士穿白衣死的。房东吓得脸色发白,对他说:我前几天刚给她烧了件红衣服

9、 我说下午我不去上课了,爸爸就一巴掌甩了过来:“不上课就没有前途,要我说多少遍。”我捂着脸说:“下午是历史课。”他又是一巴掌:“历史课就不用上了!”我终于忍不住回了他一拳:“可我是语文老师!”

10、 经过多年努力,秦琴终于成为化妆名师。她的巧手能化出掩盖疤痕瑕疵的妆容,让面部有缺陷的人重获自信。  这天晚上,她回到家,打开灯,竟发现一位老妇背对着她,坐在餐桌前。秦琴蒙了’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老妇的脸满是烧伤的痕迹,如同烂柿子,在幽暗的灯光下十分可怕。老妇叹了口气,悲苦地说:“十年前,我被大火毁容,受尽歧视,连女儿都嫌弃我,你能帮帮我吗?”  秦琴心里一阵酸楚,她默默拿出化妆工具,在老妇脸上专注地涂抹。片刻,一张光洁的脸呈现在眼前,与刚才判若两人。老妇问:“现在我漂亮吗?”“漂亮,很漂亮。”秦琴有些哽咽,泪落了下来。老妇拿起一面镜子,但镜子里并未显示她的面容。她喃喃自语:“如果我一直是这个模样,女儿还会抛弃我吗?”秦琴不说话,只是埋头低泣。半晌,她抬头,老妇已消失不见。  秦琴越哭越厉害,她跪在地上大喊:“妈,对不起,都怪我当年赶你出门,你才会自杀。这么多年来,我学化妆就是要赎罪啊!”

11、 他的肩膀痛了很久了。痛到不得不放下繁忙的生意,到一个名医那里求诊。“双侧肩胛骨骨癌,晚期,还有半个月时间了。”医生冷静地下了判断。他震惊了,“我才二十三啊!”医生同情地望着他:“手术没有什么意义了,回去享受你最后的人生吧!”一个月后,他再次来到医院。虽然面色带着迷茫,但是看起来不象是要死的人。他对惊讶的医生说:“上次回家之后,我就待在家中等死,没想到过了一个月,我还是活着,而且,我长出了这个。”脱下上衣,一对翅膀从他的肩膀后伸展开来。光洁、闪亮,这是一对天使的翅膀。医生吞了吞口水:“你有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件事?”“没有。”“哦,那很好。”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给他打了一针。他惊奇地晕倒了。医生将他拖进手术间,掏出了手术刀:“我已经诊断你患有骨癌了,就算你变成了天使,也必须患骨癌而死。”医生开始切割他的翅膀,血,飞溅到医生秀气的脸上。“天使也好,恶魔也好,我的诊断,是不能错的。”

12、 妻子在医院跟大夫对话“医生我怀疑我丈夫有严重的梦游症,他每天清晨都拿着刀在下水道剁剁剁的”于此同时丈夫在公安局自首“我实在受不了帮我那梦游虐尸的妻子处理她每天扔进下水道的尸体了”……

13、 想当年,只要你每天坚持自习,认真刻苦,态度端正,忍受孤独,最终的胜利肯定是属于那些考场上发挥好的人。

14、 “什么都要问,自己百度一下会死啊? 会!会被“毒”(度)死。

15、 姬无命发失心疯,大闹同福客栈。危难之时,吕秀才说了一番罗里八嗦逻辑混乱的话,硬生生绕晕了他,最后竟然一掌拍死了自己。大伙暗暗称奇,纷纷询问秀才哪里学得一张好嘴。吕轻侯起身离去,只淡淡留一句:“上帝保佑,大家晚安。”深藏功与名。

16、 白心爱吃鱼,小时候是,现在也是。他吃鱼很有意思,他不管吃什么鱼,总能完整的把刺吐出来不被卡到。他爱吃鱼已经到了癫狂的程度,每天必须吃一次鱼。他的老婆叫小鱼,他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字叫白鲑鱼,听着令人发笑。好几天了,他没吃鱼了,因为这几天南市的鱼供应链断了,好久没有鱼了。于是很多的吃鱼爱好者就跑去钓鱼,不久河里也没鱼了。白心在家里窝着,他老婆回来了,看到他这个样子,很心疼,于是她过去拍打着白心的肩膀。白心转过头来,看着他老婆,突然露出了一样的微笑:小鱼老婆,我要吃鱼。过了一会,他儿子回来了,他擦了擦嘴角边的东西,露出了猫的眼神:儿子,爸想吃鱼。

17、 老师:“小明,你来回答学校是什么地方!”小明:“学校就是连续签到五天,领取作业大礼包的地方!”老师:“你滚出去!”

18、 女子上街,感觉后面有人摸自己屁股,一回头吓一跳:“啊!变…” “嘘~别喊,我就手滑了一下” 擎天柱说道。

19、 小明因为杀人而被判了无期徒刑,关进了世上最森严的监狱,唯一逃出的方式,就是买通监狱的人员,协助他逃狱,

20、 小区骤然就变得热闹起来了,就连楼下的张老太太都步履蹒跚地下去看个究竟。谈论声和警鸣声铺天盖地,而我却躲在拉紧窗帘的前后,不敢去看他死后的容颜,生怕那双紧闭的眼睛忽然又睁开了,然后盯着我笑。  这天晚上,我怎么都无法入睡,总是觉得有人在暗处盯着我看。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心里感应还是我在胡思乱想,那种恐怖的感觉像潮水一般瞬间将我淹没。我极度需要找一个人来陪我,于是我想到了张雨欣,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我所能赖以信任的也只有她了。  张雨欣接到我的电话很惊讶,但是她还是宽慰我说她马上就来陪我。于是我又蜷缩在沙发里,胡乱地按着遥控器,将电视的音响开到最大,用以驱赶我内心的恐惧与不安。  门铃响了。我惊喜地跑过骈拉开门,但是门外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我如同电击了一般,浑身麻木发抖,我匆忙关上了门:不会是张雨欣从她住的地方到我这里打车也要半个小时,可现在距离持电话才十分钟……  门铃再次响了。  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抓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谁?”我问。  “董沁,是我啊,张雨欣啊……”  我将水果刀背在身后,“真的是你吗,张雨欣?”我对着门喊。  “不是我还能是谁啊!”  我拉开了门,果真是张雨欣。  等她进来之后我赶紧关上了门,“怎么这么快啊!”  “下楼的时候刚巧遇见了一辆白色的出租车,我就让司机开快点,最后他找给我钱,我看都没看都往这里跑,生怕你有事。”张雨欣喘着粗气说道,“你没什么事吧?”她抬头看着我。  我忽然看到她手里握着的东西,“你手里是什么?”  “钱啊,刚刚司机找给我的,也不知道够不够……”她说着便看了一眼,接着便发出惊恐的大叫声,将那纸币仍在地上,“这……这……”  是冥币!

21、 宁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你来嘛,你来找我嘛,我等你……”终于,宁忍不住了,于是问他:“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男人说:“明天中午12点在××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我这里有一颗痣。”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醒来,宁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梦中一切告诉好友。好友答应陪同她一起前往。中午11点55分,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却不见男人来。天气炎热,宁对好友说:“太热了,我到对面去买两支雪糕,你在这里等我。”说完,宁过街去了。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了过来。一声惨叫……好友跑过来一看,宁已倒在血泊中。当打开车门准备把宁送到医院时,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表,时间正是12点整;再探探宁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22、 牛牛跟他的名字一样,倔强又有点一根筋。成绩不好也是自然的 。从小学到初中没有老师喜欢他 。牛牛也不在乎 今天老师骂他“把你的脑袋敲开之后我敢保证里面都发霉了”。 顿时哄堂大笑,老师也为自己有这么伶俐的言语高兴。 牛牛好像有点反应 生气的跑出去了。 开始大家都没在意。 直到晚上放学好久牛牛的父母来学校找牛牛,校方才有点害怕。找了大 半夜老师毫无成果的回来,只见牛牛在她窗前笑嘻嘻的拿下帽子露出大脑,并开心的说“你看,这几年没发霉…… 老师要向我道歉哦~”

23、 人的一生最难做的事就是:让自己右手能做到的左手也能做,左脚能做到的右脚也能行——平衡自己,自激自励(www.SiandiAn.com 闪点情话网)!

24、 孩子对山谷喊了声“喂”。四面八方传来阵阵的“喂”。孩子很惊讶:你是谁?山谷:你是谁?孩子:告诉我!山谷:告诉我!孩子: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声音欢迎收看由凉茶领导品牌加多宝为您冠名的加多宝凉茶中国好声音喝启力添动力娃哈哈启力精神保健品为中国好声音加油本届中国好声音所有学员当中四位导师最得意的门生将踏上娃哈哈启力音乐梦想之旅发短信参与互动……山谷:我去你妈了个逼!

25、 坐公交,一掏兜没零钱,正一筹莫展,一个乞讨者站到了我面前,把手钱缸伸向了我,晃了晃里面的零钱,我摇摇头,他还是坚持的伸过来再次摇了摇缸子!瞬间我的眼睛湿润了,冲他点了点头,从里面拿了一块钱登上了缓缓启动的公交。

26、 一天,一只猫捉住了一只老鼠,猫没有吃他,又把他放了。没等老鼠跑多远,猫又上去把老鼠捉住了,然后还是没吃他,又放了。就这样,捉了放,放了捉,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老鼠被折磨得都烦了:“猫大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猫回答:“七擒孟获!”

27、 “你饿了吗?”女人问着哭泣的我,红唇微动的弧度轻柔,眼形细挑美丽。女人有个丈夫,正在边上和我的父母交涉赎金,他不停地踱步,末了把手机甩到地上,女人拧着眉头问:“不答应?怎么可能?”她的丈夫并没有回答,手摸了桌上的刀子朝我走过来,神情疯狂,女人拦在我面前,说:“不至于杀这孩子。”拉扯间,女人的喉咙被割开,男人甩掉尸体,解恨地啐出口水,“我终于摆脱这个臭女人了!”他走过来割断绑住我的绳子,我看着女人的惨状,轻轻舒展麻痹的手脚。男人自嘲地笑了:“你这法子真有用,这女人还真放下戒备了,你不知道,她和我睡觉,枕头下还搁把枪。”

28、 "高雄爱河边的""神女""一日来到市议会要求给他们一个 正式的职业名称... 议员::你们打算用什麽称号勒??神女不好吗?? 妓女::不是不好啦..我们是要更正式的name... 议员::那你们要用  ?? 妓女::我们要用新的名称----> > 妓者.. 此时原本在旁的记者们勃然大怒... 记者::怎麽可以勒...这样不是混淆视听???? 此时妓女们大声说道..... 怎麽不可以勒??你们记者是""服务业""..我们也是.. 你们是""欢迎来稿""...我们也是欢迎来”搞”呀!!"

29、 "有个朋友到外地读书,因为是独子,他的母亲便来当伴读,在市区和母亲共同租住一间小阁楼,朋友的书桌摆放在房间的角落,旁边有一扇窗朋友是个十分用功的人,但搬进房子后不久,每当他坐在书桌前专心念书时,便时不时地感觉到,有东西轻轻的敲著他的脖子,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便不太在意,但是这种感觉便一直存在,只要他一坐在书桌前,就不停的感觉到有东西轻触他的脖子,只要一离开书桌,这种感觉便消失无踪,终于有一天,他将这个情形告诉他母亲,他的母亲认为他太用功,伤到了身。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却是完全正常的,因为担心儿子,他母亲就找了个算命师询问,算命师告诉他,下次再有这种感觉时马上拍张照片,说不定可以解开谜底,朋友半信半疑,回到家后便坐回桌前念书,不一会又感觉到有东西轻轻敲著他的脖子,他的母亲马上替他拍了张照片,赶紧送去照相馆冲洗,照片上,在朋友身旁的,是一双悬在空中的脚,"

30、 大便的离去 .是马桶的追求 .还是屁股的不挽留。

31、 有一天周立波去剧院演出,老远看见很多人围在墙边看着什么,走近才发现有人在墙上刷了“周立波小人傻笔”几个大字。他刚要发作,一个姑娘冲过来,指着墙破口大骂起写字的人,说到激动时竟声泪俱下。他很欣慰,上前拍着姑娘的肩膀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哽咽着回答:“我…叫…周立。”

32、 中国人的择偶观,男人要求女人有贞操,女人要求男人有真钞。历史上虽偶有波动,但确是二千年来的主旋律。

33、 响马住在郊区的飞天花园。小区以北15公里,有个地方叫三不管,那里是枪毙死囚的法场。平时,没有人敢涉足那个地方。而且,由于血的滋润,那地方的草出奇的新鲜、茂密。一天,响马做了个古怪的梦。他梦见他半夜爬起来,摸黑穿衣服。第二个扣眼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他费了好大的劲才系上。接着,他到镜子前照了照,还梳了几下头。最后,他出门来到停车场,静静地坐在了自己的宝来车里。不一会儿,一辆黑色轿车出现了,从他身边经过,缓缓朝飞天花园之外开去,好像在引导他。他鬼使神差地把车发动着,跟着它径直朝北开,竟然一直来到平时他最忌讳的地方———三不管法场!一个黑影从前面的车里钻出来。响马也下了车。那个黑影开始蹲下来慢慢地拔草,拔一会儿就起身看看他。他也跟着蹲下了,一下下拔草……在梦中,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响马没有太在意。可是,一个半月后,他又做了一次这个梦———还是那辆黑车带路,最后来到那个阴森的法场,他跟那个黑影一起慢慢拔草……醒来之后,响马越想越觉得不对头。从这天起,每天晚上他回家停好车之后,都把油表上的数字记在本子上。睡前,他把防盗门反锁,踩着梯子把车钥匙放在吊灯上,又在床下摆满酒瓶,甚至用绳子把自己的手脚绑住……每次做这些事时,他都为自己的举动感到发瘽。又过了两个月,这天夜里,响马又做那个可怕的梦了———情节一模一样!早晨,他猛地惊醒,发现自己的手脚还被绑着,那些玻璃瓶也在地板上立着,位置丝毫未变,车钥匙还放在吊灯上。可是,他走出去,钻进车里,看了看油表上的指针,身上陡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燃油减少了3升,正是他的车行驶30公里的耗油量!响马心神不宁,越来越憔悴。他万万没想到,这天晚上,他开车回到飞天花园,竟然看到了那辆黑车———他牢牢记着它的车号!它从梦魇中来到了现实里!黑车刚刚停好,一个女人从里面钻出来。她的头发很长,脸色有些苍白。响马把车停在她旁边,直直地盯着她。她看了一眼响马的车,陡然呆住了。“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响马小声问。“我梦见过你的这辆车!三次,每次你都在后面追我,一直把我追到三不管那个法场……”

34、 他闲她黏人,便和她分手。他找了个另一个女友,赫然发现女友和她很像。深夜,她来到他家,把他和他女友粘在一块,阴森森地说:“我又和你在一块了。”

35、 课堂上,老师在讲第7章,小明把书随便打开,就低头玩手机,结果被老师发现了。老师质问他:“讲的7章,怎么把书翻到8章?”小明淡淡的答到:“我是在前面等着你!”回答的挺合逻辑啊,怎么老师还是让小明滚出去了...

36、 茶香氤氲,琴声悠悠,风拂过竹林,飒飒作响。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醇厚和竹林的清新。白玉雕琢似的手指骨节分明,纤细修长,随意的划过琴弦,一串乐音从指下溢出,在林间缠缠绵绵,渐散于空气。雨一滴滴落下,尖锐的琴弦断裂声打散了叶片上的水珠,雨愈下愈大,冲洗去了地上,叶上,杯中斑驳的血渍。

37、 暴当村北面的山上,有一眼已经关闭的绿松石矿井。  绿松石是稀有的宝玉石。三个人偷偷钻进去开采,不幸塌方了,他们都被困在了里面,大约几百米深处,生死不知。  当地驻军立即奔赴现场营救。  他们爬进矿洞中,清运塌方挡住的矿渣。  洞顶的石块和泥渣还不时掉下来。为了防止再塌方,他们运来粗大结实的木料,搭架支撑……  矿井内坑道复杂,坍塌得一塌糊涂,他们一直寻不到那三条生命的迹象。  雷锋家乡来的战士许友,一直奋战在最前面。  第十天晚上,营救人员都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他们不能撤,上头的命令是:活见人死见尸。  他们只有继续敲打坑道,并不停地大声呼喊:“有人吗?———”  终于,坑道一侧隐隐传出沉闷的敲击声。  筋疲力尽的许友一阵狂喜,陡然来了精神,朝后面的人喊道:“有人!”  大家用铁钎子一齐朝那个声音猛戳,里面的敲击声越来越明显。  大约三个小时后,终于露出了一个窟窿,里面漆黑无比。  “几个人?”许友探头大声喊道。  里面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一个……”  许友把身上的救生包递到同伴手上,说:“我进去把他抱出来。”  那个窟窿只能通过一个人。  他刚刚钻进去,土石泥渣就在身后“轰隆轰隆”地塌落下来,就像天塌地陷一样,一转眼,坑道就被严严实实地堵死了。  许友不知道那几个同伴是否被活埋,反正他被隔绝了。这是几百米深的地下。  他坐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这个空间好像很狭窄,有一股浓烈的焦糊味,他感到了缺氧导致的闷。  “完了……”  那个虚弱的声音说。听得出,他在躺着。  许友惊怔了一下。  他是被困者,而许友的身份是营救人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许友对这个人有些恐惧。  “那两个人呢?”许友问。  “我不知道他们……你带吃的了吗?”  “没有。”许友说这句话时,心中无比绝望。  他的救生包里装着牛奶,葡萄糖,还有手电筒,却不在他手里……  那个人一下就没有声息了。  过了很久,他还是死寂无声,许友怀疑他已经完蛋了,就试探着说:“你知道……你被困多少天了吗?”  “不知道……”  “已经十天了。”突然,许友警觉起来:“———你当初下来时,是不是带了吃的东西?”  那个人弱弱地说:“没有,我只带了烟和火柴……噢,还有一把小刀。”  许友马上就敏感地想到:他说带了烟和火柴有可能,但是他说有一把小刀就可能是假的。那是一种自卫。  “你还有火柴吗?”许友问。他想看看这个人的长相。  “已经用完了……”  停了停,许友说:“也许,外面的人很快就会挖过来  了……”  对方吭都没吭一声,他似乎对这种毫无可能性的安慰很反感。  “你不吃不喝,竟然活到现在,这真是个奇迹……”许友没话找话。  “我并不是一直在等死。我有我的办法。”那个人突然阴森森地说。  许友的头皮猛地炸了一下。  他怀疑另外两个人就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他们在第七天或者更早就死掉了,他们的肌肉供养眼前这个人活着!  “什么办法?”他紧张地问。  “这是一个脑筋急转弯。你想一想。”  “……我想不出来。”  “那我告诉你。”那个人的口气突然暗淡下来:“我一直在吃我自己……”  许友差点疯了!  他感到,在这没有出路的绝境中,在这无边的黑暗里,在这充满了死亡气味的地下,面前这个在生死边缘挣扎十天十夜的人,人格已裂变,容貌已裂变……  而且,他忽然想通了,为什么那些抢夺钱财、残杀同类的案件层出不穷———人都可以自己吃自己,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  “我用小刀割大腿上的肉,再用烟头烧焦伤口———我已经吃了三块了。”  许友的肠胃翻江倒海,全身不停地哆嗦。  他换了一个思路。  有些弱小的动物,被强大的动物咬住了尾巴或者大腿,为了保全生命,会把那部分身体舍弃。  假如,被困的人注定第十天可以获救,而他只能活到第七天,另外三天怎么办?  放弃生命?  以缺保全?  ……可是,这个人接下来怎么办?  他继续在黑暗中吃他的肉?  他不怕许友争抢?  他会一直吃下去,直到两条腿只剩下白惨惨的骨头?  吃完了两条腿吃什么?  许友怀疑他的腿已经露出骨头了。  现在,突然进来了另一个被困者,这个人有血有肉……  许友忽然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危险。  而黑暗中的对方似乎也感到了危险。  他们都不说话了,气味古怪的空气渐渐凝固……  此时此刻,两个人对血肉味都比蚊子还敏感。他们静默着,那似乎是一种进攻前的静默。  许友一直没看见对方的长相,对方也一直没看见他的长相……  这个人手里有小刀。  许友有体力……  许友身下有一块坚硬的石头,一直硌着他,他实在忍不住,轻轻动了动。  他马上感到,对方也警觉地动了动。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和地点,一个大一点的动作,就可能引发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这里是个不正常的世界,气氛不正常,心态不正常,举动不正常……  时间还早着呢。  终于有一天,两个人会熬不住,变得狂乱,失控,歇斯底里,互相啃咬……  为了消除对方的警觉,友好一下气氛,许友想跟他聊聊天。他对着黑暗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在黑暗中答:“孟建立。”  “我叫许友,湖南人,在这里当兵。你是暴当村的人?”  “不,我在县里。”  “你在什么单位?”  “原来在亚麻原料厂,半年前下岗了。”  “我们部队就在你们厂旁边啊。”  “炮兵团?”  “是。我们经常去你们厂搞联谊活动,说不准我们还见过面呢。”  “有可能。我记得有个兵弹吉他唱歌,特别棒。”  “那就是我呵。”许友有些激动了。  “他瘦瘦的。”  “我就是瘦瘦的,没错儿!”  “唉,没想到,我们在这儿遇到了……”  “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出去!”  “不,没有希望了……”  天纳西·威廉斯说:两地之间最长的间隔是时间。  黑暗的时间,更加漫长。它可以扭曲一切。  整个绿松石矿井多处塌方,几乎都堵死了。  地面上的营救人员红了眼一样朝里挖,用十三天的时间才清通了几百米的坑道,找到了许友。  许友还活着!  ……而那个孟建立已经死了,他身上的肉所剩无几,多处的骨头都裸露着。  许友一见到阳光,就疯了。

38、 大伯是村里出名的大胆,一夜经过坟地看到同村的女子便打招呼,女子说走不动,大伯心肠好就背着走,但是越背越重走了大半夜才到村口,挑粪的老伯起来的早问大伯怎么一大早背着棺材回来,大伯说昨天背的是同村的某某妇女,老伯失色道,不可能,那个姑娘已经死了两年了!

39、 第一次见到那女人的时候,她因为失恋哭泣着,大概是为了发泄点什么,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给了我。对了,我只是个流浪者。再次看到女人,她正被两个醉汉纠缠,我拿了一块碎玻璃冲了上去,结果反被打歪了鼻子,女人带我进了她的公寓上药,我像个娘们似的哭了出来,就因为她的手牵着我的手。我恋爱了,像中了人生唯一一次的大奖。我喜欢女人的一切,直到女人低垂着脸庞提出分手,我最后一次拥抱了她,拧断了她美好的脖颈。

40、 “昨天我女朋友过生日,她收到我的礼物幸福得晕了过去。”“吹牛,我不信。你送的是什么?”“喏。”他解开衣服,露出左胸前一个硕大的血窟窿,“我的一颗真心。”